主页 > M生活墙 >【好想艺术】朱栢谦与黄俊达的身体旅程 >
点赞: 261

【好想艺术】朱栢谦与黄俊达的身体旅程

发表于 2020-06-12 | 收藏899 |
【好想艺术】朱栢谦与黄俊达的身体旅程
舞台剧演员朱栢谦,来到巴黎找另一位香港表演艺术家黄俊达,在「身体」上进修,透过身体来呈现抽象的思维。
【好想艺术】朱栢谦与黄俊达的身体旅程
朱栢谦戴上学校的「中性面具」去体验纯粹的想像,了解自己的身体和习性和对空间的敏感度。
【好想艺术】朱栢谦与黄俊达的身体旅程
黄俊达把朱栢谦带到位于巴黎民居中的「贾克乐寇国际戏剧学校」,藉以观摩戏剧体操。

文:邓小桦


「身体」,是艺术中的一个重要关键词。舞台剧演员朱栢谦,本于演艺学院修读戏剧学院导演硕士课程,在他并不算长的艺术生涯中,他已经开始害怕重複自己、想让自己和观众都看到新的事物。近年他开始着迷「身体」这个议题,以至暂时放下香港的生活,到巴黎找另一位香港表演艺术家黄俊达,在「身体」上进修。一般认为身体是关于感官的,而朱栢谦则相信,文化与知识可以透过身体展现,可以透过身体来呈现抽象的思维。


黄俊达以形体动作为思考起点,介入戏剧、舞蹈、电影等不同媒介,现在巴黎、北京、香港都有自己的剧团。他把朱带到位于巴黎民居中的「贾克乐寇国际戏剧学校」(下称学校),黄本人就是在那里毕业的,现在学校中兼任助教。学校内部有寛敞而集中的空间,黄俊达向朱栢谦表示︰「看到这个空间会真的感动到哭,它是一个能影响人的空间。」


发现身体,发现空间

身体和空间这组概念是学校的关键词。已故的贾克乐寇本是运动员及物理治疗师,他的理论是将人体结构及人体动作的细緻研究应用于人体动作,让人理解身体的每个部分,如果掌握应用,都可以演绎许多意义。


贾氏创立了20套戏剧体操动作,要求学生熟练这些动作,但同时在练习中帮助学员打破社会强加于他们身上的动作习惯,意图回复婴儿般的原初状态,自然不造作地做出各种动作。学校的老师稳重地说出理念:「发现身体的动力,比做出漂亮的动作更重要。」


戏剧体操常常是关于身体与空间的想像。古老的人类祖先本来便是透过自己的身体来思考宇宙,并能透过宇宙来思考自己的身体。像达文西的《维特鲁威人》,人伸展自己的四肢,划出自己的空间,寄寓宇宙的模型。贾克乐寇学校里的教育,在在引导学员在每一个细微动作中寻找空间和自然的关係,以身体建构出广阔的空间,同时也需要给观者提供空间的想像。


黄俊达投入地教,朱栢谦则说自己每天由早到晚都在吸收。学校传达的信念是,身体具有非凡的魅力,超越语言表达,是更广阔,更世界性的语言。像撮合五指再放开这小小动作,放入戏剧的语境,乃是模拟心脏,表达「邪恶可以去到几阔」。


回到婴儿状态,接受失败

如何可以回到婴儿般的状态?学校有个练习是「第一次醒来」。朱栢谦戴上学校的「中性面具」:这位戏剧演员,要放下对于「醒来」的一般戏剧想像,没有故事,只有行动;没有表情,只有身体,而最重要的是想像。朱说他的体会很複杂,黄劝他放下分析,单纯地投入,了解自己的身体和习性和对空间的敏感度。朱柏谦说他感到被恐惧笼罩,这深刻的体会,正是「透过面具去发现自己」的奇妙过程。


「演员其实期待变成失败者。失败者会发现更加多的东西。成功了就不会看其他东西了。来一起面对失败吧。」二人一起得出这样的体会。


离开最熟悉的东西:朱有时发现他的表演风格,导致他无法对即兴的群体表演作出反应。学校的练习有时使用道具,例如小丑装扮,正是这个装扮可以令表演者先暂时放下自己的「个性」,重新以原始的反应与世界紧扣,去理解人的爱与悲喜是因何出现。那个就在当下、与人互动反应的「存在」,才是「本人」。


朱栢谦感到这一系列教育,是让演员工作由演绎者变成创作者。回到原初的「第一次醒来」,本与平时的习惯相距很远,但反而让他更了解自己的挣扎。


「经历许多起落,有对自己产生质疑,好像在一个卡住了、无法前进的状态。」「第一次醒来」、小丑练习,都是一种放下自己的练习:「离开原来的路径,于是会更清楚起点。距离令我了解更多。」关于艺术、自我、香港,都可作如是观。


一边离开自己,一边回到原初,这是一个奇妙的放空自己的过程。「艺术家要有胸襟去接收东西,需要客观与主观同在,不可忽略细微。」而黄俊达的补充是,「甚幺创作都不能忘记快乐。」


(香港电台电视节目《好想艺术》(本集于7月15日播放),逢星期日晚上10时在港台电视31播映;逢星期三晚上6时在无綫电视翡翠台提供节目重温。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sunbet(官网)管理|同城信息交流|提供生活服务|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场7737 申博sunbet网址